墨色深渊

squ痴汉。贝尔xsqu狂热户。

【胜出】《共犯》全文

我迅速callll

绿川川:



⚠️双方黑化
⚠️人物扭曲
⚠️酝酿阅读

@犽犽 感谢犽宝贝给我配的图😭!

在写这篇时,是某天闪过的念头,如果小胜黑化了,该会是什么样子,联想到了虾仁。又想到,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小久会这么做?
于是这篇文诞生了。

希望大家能喜欢,不喜欢我也不会买账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转发中抽取【五位】送《共犯》实体本【邮费自理】

没想过出本,所以就只有五本,如果有人想要那就太好了。

安抚小心脏【抽取】5人送发个5.20的红包吧哈哈哈哈哈哈

祝各位新年快乐,不好意思,我第一篇就这么丧

也祝我生日快乐!



https://wx2.sinaimg.cn/mw1024/9ba6b92fly1fn122ggiynj20f7cmze82.jpg



https://wx4.sinaimg.cn/mw1024/9ba6b92fly1fn122jzpl5j20g2cn01ky.jpg



https://wx3.sinaimg.cn/mw1024/9ba6b92fly1fn122ogymaj20f7cmzb2a.jpg



https://wx1.sinaimg.cn/mw1024/9ba6b92fly1fn122byj35j20i4cn31ky.jpg




https://wx4.sinaimg.cn/mw690/9ba6b92fly1fn13ubnjkfj20ir6ehatw.jpg



开始,结束。

*年龄操作。50+squ
*算得上自述!第一人称。


这矣是开始也是结束。

   “队长你又添伤了。”

   我听见bel对我这么说,当时我站在镜前端详着新添上的伤痕,在杀死对方的时候被贯穿了肩胛骨所留下的褐色伤疤。我应该从胸腔里呼出一声闷哼在放声嘲笑那幼稚的小鬼不懂男人的标志,可我没有,我只是轻抚上那肩上已经结痂的伤痕,咬紧下唇将褐色的痂撕扯下来,猩红的血争着抢着从伤口中流出。

    “squalo,你老了。”

   他意外的没有发出那另我厌恶的尖利笑声而是沉闷的带着母庸置疑的口气说出事实。我只是耸耸肩膀卸力的倒在丝绒的沙发上,右腿翘起从身侧摸索出一根烟,橙红的火光将其点燃头部冒起屡屡白烟。两指将细长的香烟夹在指尖,敛眸思考。

   一阵沉默。

   “你会被代替的,你会死的。”

   他耐不住寂寞的再次开了口,说的话直白又讨打。我其实可以像平时那样一拳打在他头上叫他知道随意开口的代价,可我已经不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了,我已经五十多步入中年了。如你所见,身体的机敏和耐力已然跟不上脑内所想的了。

   山本武那小子也劝过我,大致意思是将剑帝的称号交付给他后退休去过清闲的日子。当时我气急了和他打了一架,在我离去后他还嚷嚷着让我面对现实。现在想想也许他说的是对的,我应该退休了去干些正常中年男人该干的,可我不甘平庸这是我该死的自尊心在作怪。好了,这是我该像平常一样用我那堪比摇滚歌手的嗓音将他赶出我的卧室。可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将烟熄灭在桌上,侧头看向门口背光的金发小子,唇瓣翕动对他也对自己说。

  “老子拭目以待。”

  “老子不管结果如何,但现在我站在这里。”

就想看闷骚狗急了撩骚狐x

《先生》第一章.初见
[清风吹响了门口的铃铛茶馆里有着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谈笑着很是惬意陌墨站在柜台里拖着下巴看着谈笑的客人无聊的叹了口气]唉,今天也真是无聊啊[突然门被打开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有阅历的英俊男人坐到了一个离柜台很近的地方有些低沉的声音轻轻的叫着正在发呆的陌墨]咳,一壶铁观音[在发呆的陌墨被声音唤回来才回过神来急忙的去给客人泡茶]诶?诶,好的[肖殇皱着眉打量着这个发愣的人,看着阳光打在他专注泡茶的侧脸上像是被镀了层金连一些细小的绒毛都看得到,盯得有些专注以至于没发现对方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拿着茶等待着自己回神,有些尴尬只好假装咳嗽了下接过茶]咳,谢谢,多少钱?[陌墨看着转变有些快的人有些捉摸不透但还是微微欠了欠身回答]二两银两[掏出自己的口袋把钱放在人的手心看着转身要走有些着急的拉住那人纤细的手腕]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我叫陌墨[没有甩开那人的手就乖乖的被牵着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肖殇看着这个微笑觉得心里痒痒的鬼使神差的把人拉到身边给他倒了杯茶也给自己倒了杯茶]这茶味道很好,你陪我喝[陌墨有点犹豫的看着端到面前的茶偏过头看着肖殇略带抱歉的回答]先,先生我还有工作要做,恐怕不能和您一起喝茶,我很抱歉[说完起身鞠了个躬回到柜台前,肖殇悻悻的收回手中的茶喝了口淡淡的香味在口中回荡眼神飘到认真工作的陌墨身上莫名的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留下了一些小费就走了]